贵阳分部广州分部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所长信箱建议留言内部网English中国科学院
 
 
首页概况简介机构设置研究队伍科研成果实验观测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学会学报图书馆党群工作创新文化科学传播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前沿
Nature: 探测地下空间的新式武器——基于量子传感的超冷原子重力梯度仪
2022-06-16 | 作者: | 【 】【打印】【关闭

  浩瀚的天空是无数人想要探索的领域,在天文观测中,通过收集电磁信号和重力信号(Abbott et al., 2016),我们可以了解宇宙中的物质组成和星体结构,当前的探测距离已经达到了10亿公里量级。与天空相比,人们对地下的探索则比较有限,目前人类最深的地下活动是俄罗斯在库页岛深度万米的油井。在许多时候,我们对脚下的地球内部,即使是地表以下几米的地方,都缺乏足够详细的认知。虽然目前有着重磁电震等多种地球物理探测技术,但在大多数时候,钻探仍然是了解地下微小特征的最佳方式。近年来,量子传感器作为传统地球物理传感器的一种可行的替代方案,以其突出的探测能力,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     

  英国伯明翰大学的Stray等人研制了一种基于量子传感的超冷原子重力梯度仪,他们使用原子干涉技术,根据重力场如何影响自由下落的原子云来测量局部的重力加速度。在常规装置中,光脉冲用于产生、分离和重组物质波(每个粒子在物理学中都可以被描述为物质波),从而使它们相互作用,这样在重力仪中检测到的干涉图与局部重力场有关。基于这一原理的测量可以达到惊人的精度,但这类测量会受到噪声的严重影响。而原子重力梯度仪通过测量重力场中的梯度而不是绝对值,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这一缺陷。     

  自从30多年前,Kasevich Chu1991)首次提出重力梯度仪的概念,这种仪器的性能随着技术的发展不断提升。当前此类研究的重点是如何让仪器便携并足够可靠,适用于野外测量(Bong et al., 2019; Wu et al., 2019)Stray等人研发的量子传感原子重力梯度仪是这一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他们设计了一种沙漏结构,对垂直间隔一米的两个超冷铷原子云进行了差分测量。这种配置提供了坚固紧凑的光学元件,可以在几个月内保证测量精度。   

  该仪器仅通过测量地下空洞引起的微小重力变化,就能够无损地探测到空洞的分布位置。对于10分钟以上的测量,该仪器的灵敏度可达到20E1E10-9 / s2)。这种传感器使原子梯度计朝着实际应用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原子重力仪和梯度仪具有天然的长期稳定性,在倾斜和地面振动等环境效应下仍然能够保证测量灵敏度,而且不需要机械部件,因此相比于传统的重力仪,它们具有明显的优势。Stray等人的结果表明,这类仪器将有望很快实现小型化和便携化,更容易在野外测量中得到应用。     

  Stray等人的定量测量表明,使用他们的仪器进行测量的不确定度优于目前的商用重力仪。更重要的是,他们指出这种仪器在15分钟内就可以收集到10个数据点。从这个角度来看,该团队的研究成果有望极大地改变应用重力测量学的研究现状。

1 重力梯度仪(Stray et al., 2022)。(a)沙漏型重力梯度仪,它使用两个反向定向单光束 MOT,通过多个镜面组件(蓝色)实现梯度测量。初始原子云(绿色)受局部重力加速度g作用下落,在受到相隔时间 T 的光脉冲作用后发生原子干涉(紫色),这里的光束传输用箭头表示。冷却光束(红色)被真空镜(蓝色)偏转以提供全方位冷却,每个输入光束的一部分通过反射镜面组件偏转之后为对面的 MOT 提供冷却光束。原子干涉仪光束(黄色箭头)具有较小的光束能量聚焦半径,因此它们可以通过镜面组件的孔径并且不会有明显的能量削弱。这里的每个干涉仪能够同时操作,垂直基线间隔为1 m;(b)来自每个捕获区域的原子云温度随时间变化曲线(上图)以及1 m原子云分离基线随时间的相对变化曲线(下图)(通过50次测量获得的平均值,每次测量4秒,阴影区域为不确定性范围);(c)测试质量块在两个位置之间移动引起的重力梯度变化——靠近传感器(空心三角点)或远离传感器(实心三角点)。每个测量数字代表一个特定的测试位置质量。每个数据点由八个重力梯度的平均值加权得到测量值,每次测量都包含来自原子干涉仪的25次观测,干涉仪每次测量耗时1.5 s。每个数据点的误差范围是八个重力梯度读数的标准误差。测试质量块大约每20分钟移动一次,误差为±3.5分钟,其位置可重复性为1厘米,变化的模型所预测的重力梯度信号ΔGzz以红色显示

2 重力梯度测量结果(Stray et al., 2022)。(a)重力梯度数据的标准误差分布(黑色散点图)和包括模型不确定性时的总测量不确定性(蓝色散点图)、1倍标准差(深蓝色阴影)和2倍标准差(浅蓝色阴影)的可信范围和测点准确值(虚线);(b场地比例示意图,坐标原点(红色圆点)在垂直方向上的位置由测量线上的最低点决定,在水平方向上的位置由隧道中心预期位置决定;(c)重力梯度仪数据推断的隧道位置(蓝色等高线)和准确的隧道位置(虚线);(d)通过重力梯度数据和先验信息得到的土壤密度分布

3 a)典型重力梯度的等高线图及其各种应用场景中的信号大小,检测到的特征参数和传感器的不确定性变化对应关系;(b)未来通过该仪器可获得某区域 0.5 m 空间分辨率的重力分布图,测量精度可达20 EStray et al., 2022

  主要参考文献

  Stray B, Lamb A, Kaushik A, et al. Quantum sensing for gravity cartography[J]. Nature, 2022, 602(7898): 590-594. 原文链接 

  Abbott B P, Abbott R, Abbott T D, et al. Observation of gravitational waves from a binary black hole merger[J].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2016, 116(6): 061102. 

  Kasevich M, Chu S. Atomic interferometry using stimulated Raman transitions[J].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1991, 67(2): 181. 

  Bongs K, Holynski M, Vovrosh J, et al. Taking atom interferometric quantum sensors from the laboratory to real-world applications[J]. Nature Reviews Physics, 2019, 1(12): 731-739. 

  Wu X, Pagel Z, Malek B S, et al. Gravity surveys using a mobile atom interferometer[J]. Science Advances, 2019, 5(9): eaax0800.     

(撰稿: 郑忆康徐亚王一博/油气室)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19号 邮 编:100029 电话:010-82998001 传真:010-62010846
版权所有© 2009-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备05029136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32号